蔡智奇
  對話華工被開除教授蔡智奇 學校認定太太是陪讀人員不符二胎條件 他已申請人事仲裁
    文、圖/本報記者王丹陽
  1月21日早上10時,35歲的前華南理工大學化學院副教授蔡智奇和律師一起站在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門口,準備向仲裁機構申請人事仲裁。
  就在6天前,華南理工大學教職工申訴處理委員會作出書面回覆,維持開除蔡智奇的決定。這意味著在大學內部有關這名副教授能否重回三尺講桌的所有申訴程序已經走完。省人社廳的人事仲裁將是蔡智奇最後的機會。此時,距離蔡智奇被學校開除已將近60天。
  2013年11月19日早上7時多,蔡智奇接到電話通知,去學校人事處領取對他的違規生育第二個女兒的書面決定。雖然和妻子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但是這一天對他依舊沉重。實際上,有關對他生育第二個女兒的調查在2012年11月就已開始。這一天對他有種“鞋子終於掉下來”的解脫。
  申訴失敗

  被開除教授已創業養家
  蔡智奇在學校附近居住,一直帶著兩個女兒和在學校讀書的妻子出現在公眾場合,因為他覺得二胎生得“有依據”。 
  2003年國慶,溫州人蔡智奇在浙江大學本科、碩士一路讀書,並和自己的同班同學結婚,當時他和妻子剛剛24歲。2007年6月,28歲的蔡智奇帶著懷孕妻子一同到美國俄亥俄州大學攻讀化學博士。那一年的聖誕節,他們一起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女兒玲玲。由於在美國出生,玲玲獲得了美國國籍。
  然而就在2009年蔡智奇畢業回國前,在美國陪讀的妻子再次懷孕。於是,在回國進入華南理工大學工作後,二女兒豆豆出生了,此時蔡智奇和妻子的戶口仍在浙江,兩人就把結婚時的準生指標給了豆豆,並把豆豆的戶口上到杭州。
  2012年下半年,受學校委派在湛江掛職一年多的蔡智奇突然接到學校領導電話,說是接到群眾舉報他生了二胎,違反計劃生育政策。但在當時,蔡智奇以為解釋清楚就好了。第二天,曾在美國留學的他就聯繫了律師,並向校方遞交了書面解釋材料。
  蔡智奇和他的律師認為,根據2002年國家計生委《出國留學人員生育問題規定》——夫妻雙方在國外連續居住一年以上的留學人員,在國外生育或懷孕後回中國內地生育第二個子女的,回中國內地不予處理。蔡智奇的第一個女兒是在國外出生,第二個女兒有合法的準生證明,而且按照國家計生委的這項規定,4歲的二女兒豆豆是在美國懷孕,應該是不予處理。
  華南理工大學計生辦則在校園內部函件中這樣回應:2012年12月接到群眾舉報後,蔡智奇的行為已經被天河五山街道計生辦認為是嚴重違規,超生二胎。根據《廣東省人口和計劃生育條例》、《廣州市人口和生育計劃管理辦法》等相關條例,超生二胎者,5年內不得聘用。
  但蔡智奇和他的律師認為,《出國留學人員生育問題規定》的特別法應該優於地方性法規的“一般法”。
  對此,華南理工大學在教工內部申訴的回覆中這樣寫道:“校方適用的法律沒有錯誤。蔡智奇的妻子雖然在美國生活超過1年,但只是陪讀性質,不屬於留學人員。蔡智奇違規生育,並不符合《出國留學人員生育問題規定》的不予處理的條件。”
  蔡智奇說,經歷過這些事,他依舊願意相信世界還是好人不少。廣州與華工是一個可以“講理”的地方。即便他最終失去執教資格,他還是願意留在廣州生活。
  有機會還要回學校教書
  廣州日報:對自己被舉報超生的原因怎麼看?
  蔡智奇:我不清楚。有人跟我說,如果你做得很一般,可能就不會有人註意你,也就不會被舉報。但這是別人標簽的。
  廣州日報:覺得被舉報跟高校從副教授到教授的學術競爭有關?
  蔡智奇:我從沒做過這種假設。包括行政職務上的競爭,我也沒做過。雖然學院曾有意把我推薦進入“後備人才”,但我沒有這方面考慮。
  廣州日報:你跟太太有沒商量過被開除的後果?
  蔡智奇:反覆商量了很多次,分析利弊,學校對我做了多次細緻工作,勸我自動離職。因為學校有計生方面的壓力。我離職後還可以選擇其他高校,繼續生活。但學校建議是去找廣東省以外的。於是,我就去外省找工作,還拿到了offer,條件不錯,也是在科研系統。但當我準備調職時,學校說你太太也必須離職。但能讓我妻子繼續攻讀博士是我的原則,後來我和學校就沒有繼續談下去。我說那你就開除我吧。
  廣州日報:你為什麼選擇被開除,而不是要太太換一所學校讀博?
  蔡智奇:我覺得太太讀書的權利比我工作的權利更重要。為這個博士,她考了兩年,第一次沒有過。花了很大精力在英語和專業課上。我們結婚十多年經歷了風風雨雨,她是畢業後三年又到浙大在職讀的書,然後為了我放棄工作跟我同一天去到美國,又一起回國。回國後她又生了小孩,為這個家她做出了重大的犧牲。我覺得應該為她珍惜這個讀書的機會。包括我的岳父岳母也希望看到她能夠再堅持下去。
  廣州日報:如果萬一你申訴成功,你還願意回到教室去嗎?
  蔡智奇:(停頓10秒),我想我應該還是願意的。我覺得自己一直在堂堂正正地做人,內心很坦然,沒有不光彩的地方。我在教學上沒有不恰當的言論,在課題科研經費上沒有挪用違規,我在學術道德上嚴格要求自己和學生的論文,不進行學術剽竊;我在湛江掛職時也沒有亂收不該收的東西,嚴格按照紀委的要求。我覺得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如果回去我不擔心。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方大同

pu57puqwf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